第151章:回归(1 / 2)

十月的时候,电影宣传已经跑得差不多了。

路演是计划当中最后的冲刺,劳累程度更盛以往。

主要阵地是一线城市那十几个“票仓”,再加部分票房潜力不错的二线城市。几乎全国每个省份都要跑一趟。

关琛他们每到一地,就根据院线协调好的日程表,以不同的组合,相继出现在城市的各个影厅。通常一个影厅待上十几二十分钟,聊聊剧组趣闻,回答回答问题,再拍个大合照,便差不多准备离开,坐车前往下一个影厅了。

匆匆赶路,匆匆进食,匆匆休息。除了吃点当地的特色美食,很少有时间接触当地的风土人情。

陈导体虚,身形肉眼可见地消瘦下来,仿佛下一秒就将飞仙,但他的神情里始终有一种病态的亢奋。《警察的故事》是他第一次执导的商业大片,票房关乎职业生涯的下一台阶,意义非凡。但真正让他发狂的原因,是几场点映的口碑场场爆棚,征服了严苛的影评人和影迷,对外已经造成了轰动。一只脚踩上了台阶,陈导每天幸福得像踩在棉花上走路,锦上添花的事,他不嫌多。如果不是发行计划不允许,他都恨不能把二三四线上百个城市也囊括进路演。

张景生和女主角都是老演员了,见过世面,拍照,录视频,签名,合影……敬职敬业,入型入格,如江里礁石般,有他们在,队伍的精气神垮不了。

姚知渔是偶像艺人出道,熟悉这种连轴转的生活模式,戴上眼罩就能睡,摘下眼罩就能笑。

男二号童星出身,也习惯在交通工具里挤时间休息。

但让大家惊讶的是,他们本以为关琛这种早睡早起、未经训练的人,会跟不上这种强度的作息,结果关琛跟猫一样,明明睡得很浅,稍有风吹草动就醒过来,零零散散睡个五分钟,十分钟,竟能神采奕奕地进行任何活动,非常神奇。凌晨下飞机到了异地,所有人都恨不能早点抵达酒店好睡死过去的时候,他却不睡,绕着酒店在街上开始了锻炼,坚持吃完早饭再睡。

路演途中,宣传队伍渐渐分工明确。

陈导负责剧情答疑,肯定观众的阅读理解;

张景生和女主角负责讲述片场花絮,满足大家的八卦;

男二号负责扮酷耍帅;姚知渔负责可爱和活跃气氛;

关琛除了负责展示个人才艺,上上小课堂,此外还负责监督大家振奋精神,不许睡。

行程紧密的时候,深夜也没结束,大家一脸倦容瘫倒在休息室的沙发,不想动弹。关琛这时候会从口袋里掏出花生,介绍说,经验丰富的老刑警都这样吃点零食,盯梢时让嘴不得闲,边吃边聊,以此抵消困倦。

关琛好心,把花生仁往困的人嘴里扔。

姚知渔像一只训练有素的狗,张嘴接住一粒粒花生仁,嚼得嘎嘣嘎嘣,表示效果的确很好,她不困了;

男二号被一下下丢在脸上、嘴唇上,倍感屈辱,站起来试图制止关琛,结果拉扯过程中,被关琛趁机当做健身教材拍了“夺命剪刀脚”的示范动作,羞愤难当,最后也不困了。

关琛总是见缝插针要拍视频,大家避之不及,很伤脑筋。就连张景生也经常借口腰疼,躲到一边。

为了让关琛把多余的精力消耗掉,有养育小孩经验的陈导,想到办法,委托了编剧。

编剧除非有名,对观众有一定的号召能力,否则不需要跟组路演。

《警察的故事》编剧是和陈导一样新的新人,是老搭档了,被陈导召唤过来,说,你那剧本不是初稿差不多了么,拿来给阿琛看看。

半年前电影杀青,编剧带走了关琛写给吴泽的人物小传,回去整理,写出个新的故事。

现在初稿已经写好,理应拿来让关琛这位原作者看一看。

编剧同意了,带着剧本过来。

计划很顺利,当天的关琛除了上台卖笑拍照,一回到休息室就在那琢磨剧本。的确再没精力顾及旁人。

只不过到了第二天,关琛拿着剧本找到编剧,表示说剧本有问题。

关琛讲,杀人犯分为【有组织型】和【无组织型】,区别是作案前是否有策划有预谋;其中,有组织型的杀人犯,又分为【专注于犯案行为】,和【专注于犯案过程】的,两者的区别在于,一个是单纯想杀害目标,另一个是想延长作案与被害人的相处时间,然后从对方的反应里获得快-感。

而编剧对杀人犯的理解,显然既不够深,也不够准确。

为了让编剧有个相对直观的感受,适逢路演到边境省份城市,关琛准备连夜带编剧去见见世面。

编剧以为关琛最多不过是带他去看守所,咨询采访直面过杀人犯的警察,结果关琛到银行取了几万现金,装在一个半透明的白色塑料袋里,问说,听没听过钓鱼执法。编剧登时吓尿了,哭着保证他一定好好查资料,下次一定带着更好更真实的剧本过来。获得首肯后,编剧连夜坐飞机回了家。

到达魔都站的时候,关琛跟陈导报备,说是要离开一上午。

陈导赶紧问,这次是要带谁出去。关琛回答说,不带谁,就他自己,去办点正事。

陈导心中庆幸和郁闷混在了一起,缓了缓劲,同意了关琛的出行,只是让他下午的时候早点回来。

影厅的上午场基本没太多人,所以路演日程表一般都从下午开始,然后一直忙到凌晨。关琛虽然深夜总是出门游荡,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,但时间观念向来准时,也不惹出麻烦,说话办事可以放心——仔细想想还很神奇,一个人竟然既能让人感觉麻烦不断,同时又给人安全感和靠谱。

关琛特意起了个早,提着大袋小袋从全国各地买回来的东西,走出酒店。

他先是回了一趟工作室。

到达工作室楼下的时候,时间还没到上班时间,关琛没有立刻上楼,而是去跟街坊们打招呼。鉴于他如今初步有了点名气,于是整个过程有点像走访扶贫点,关琛沿着街道一家一家去打招呼,问问他们生活状况如何,最近有没有什么困难。受访的老板无不惊慌失措,如临大敌,连忙表示最近生活得很好,尤其是最近几个月,简直是人生中最幸福安稳的日子。

关琛很满意,沉吟片刻,用一种充满言外之意的语气,说,最近有部电影快上了,你知道的吧?

老板们得到暗示,连说,肯定看肯定看,带着一家老小一起去看。

关琛喜欢这种懂事的人,他劝告各位,一定要看好自己的小孩,可不要干了傻事,追悔莫及。

有小孩的老板们再次得到暗示,一个个脸色煞白,紧紧抱住自己的小孩。

等到钱良义过来上班,在人群外垫着脚看热闹,才发现那个梦魇般熟悉的面孔。

坏了!钱良义心里重重一跳。

因为是突击检查,他根本来不及请病假,也来不及让员工们通知客户换个时间再打来电话。

钱良义只能眼睁睁接过关琛手里的东西,然后目送对方上楼,开始耽误一天的收成。

关琛热情地跟职员们打着招呼。

“小静,听说你小孩在暑假惹了点麻烦?我认识一种人,他们生活上有点困难,但是都很热心,只要少许的酬劳,就能帮你解决麻烦。怎么样,要不要介绍给你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