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8章 除了我,谁敢娶你?(1 / 2)

第1078章除了我,谁敢娶你?

南鸢将脑袋从他肩上抬起,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,解释道:“刚睁眼,还有些迷糊。不过,我一进来就是脑袋枕着你肩膀的姿势,如果你不是坐在我身边,我也没肩膀可靠,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万俟依尘看来的目光冷如冰,“你应该庆幸我今天心情不错,不然我会直接拧下你的脑袋。”

南鸢淡笑道:“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,昨晚上你想一爪掏出我的心脏,但最后被我压制得四肢都动弹不得……的画面?”

所以,我这颗脑袋也不是你想拧下来就拧下来的。

万俟依尘一对眼睛宛如积聚了狂风暴雨的黑色漩涡,阴冷无比,“真以为在我的地盘,我动不了你?只是不想动怒罢了。”

南鸢目光微微一动,问道:“为何不能动怒?”

不等对方回话,南鸢便又道:“算了,你厉害,你最厉害了。”

万俟依尘一口气憋在胸口不上不下。

这女人当真讨厌,像极了他们殇影国那些不学无术的女纨绔。

但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口气对他说话。

“依尘公子,你今天的装扮挺应景的。”

万俟依尘那一头用簪子挽起的丝绸般的乌发,今天变成了一头清爽的短发,身上挂着的那一件让人血脉喷张的红色薄纱,也成了黑色衬衫和长裤。

再加上那一副冷冰冰的表情,乍看还以为是从哪里偷溜出来的豪门大少爷,与周遭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。

南鸢知道这是幻象,但对方的道行很深,即便是她,如果不主动去打破这幻象的话,看到的也是万俟依尘想让别人看到的样子。

万俟依尘没有理她。

南鸢啧了一声,“既然不想理我,为何要坐在我身边?”

“自作多情,这个位置是我的专座,是你突然出现,坐在了我身边,还胆大包天地将你的脑袋靠在我肩上。”

说这话时,万俟依尘阴沉的目光落在她颈间。

南鸢丝毫不惧,还戏谑地询问道:“我的脖子好看吗?还是说,我的脖子看着香,你想啃一口?”

万俟依尘收回目光,语气嫌弃,“你以为你的脖子是鸭脖?”

南鸢微微一笑,“不是鸭脖,是天鹅颈。”

万俟依尘:“你是我见过最自恋的女子。”

“是么,多谢。”

万俟依尘:……

南鸢继续道:“万俟这个姓氏很少见,在小说里,这么苏的姓氏不是主角,就是黄金配角,依尘公子不但有个贵气的名字,长得也是矜贵冷峻。”

万俟依尘生前听过了太多的赞美。他无动于衷,甚至因为女人的赞美想起了一些不开心的往事,表情愈发阴郁。

“依尘公子,我昨天说的话是真的,你要不要考虑一下?”

万俟依尘冷冷看她。

“看你这样便是记不得了,我再说一遍也是可以的。我对依尘公子一见钟情,你要不要跟我交往?”

万俟依尘脱口就道:“不是说血玉簪物归原主之后,你就不再打搅我了?”

“没办法,看到你之后就又后悔了。”南鸢说这话时,眼睛微微弯了弯。

万俟依尘面皮紧绷,神情似怒似羞,许久才挤出一句,“轻浮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