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5章 不可能放开你(2)(1 / 2)

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么自己和齐北城的孩子要叫陆莹妈妈吗?

她突然不敢想象,只觉得心里又苦又涩,翻涌着难受。

被他握着的手,也不由得揪紧。

她的抵触和反抗太明显,让齐北城暗了眉眼。像是报复,断然的挑开她的唇齿,勾出她细软的舌来,惩罚性的咬了一口,疼得她要捏着拳头捶他。他这才退开一寸,筋疲力尽的看她一眼,敏锐的深瞳里闪烁着洞悉一切的微光,“为什么装睡?”

她一怔。

原来他知道。

是,以他的敏锐,确实是瞒不过他的。

其实从刚刚听到陈姐的声音,她便丢了书爬到床上,想要避开他。她怕自己和他面对面时,会忍不住要质问刚刚那些画面。可是,自己有什么资格质问他?现在的他们,除却孩子这个纽带以外,什么关系都不是……

“我没有装睡……”她撒着不擅长撒着的谎,脸依旧别在一旁,不肯直接和他的眼神交锋上。

齐北城伸手将她的小脸掰过来,逼得她四目相对。

“这几天,你就一点都没有想我?”没有在刚刚的话题上纠缠,他突然问出这句话,嗓音有些黯哑。

指腹在她小脸上摩挲,含藏着他心头苦苦压抑的苦涩,手上的动作也有些重。那一下下,就像抚在她心上,让她心脏紧缩。

不想吗?

如果不想,她怎么会彻夜彻夜的睡不着觉,而缩在他的床上?

如果不想,她怎么会一次一次梦到她,醒过来见到空空如也的房间,便彻夜不再眠?

如果不想,她又怎么会常常站在窗口,从上而下的看?

可是……

再多的想念,换来的又是什么?

不过是他和陆莹成双入对罢了。她甚至会忍不住想,这几天是不是陆莹也一直陪着他在s市?

“为什么不回答我?这两天没有我在,让你觉得轻松了吗?”

眸子黑沉,有压抑的情绪在流窜。他其实已经筋疲力尽,可偏偏又那样不甘心。突然探臂搂住她的腰,一个用力,将她抱坐到自己腿上,捏住她的下颔,让彼此视线齐平,“你真就这么不想见到我?我不在的这几天,你哪怕一分钟一秒钟都没有想过我?”

他以为她是因为不想见到他,所以才装睡……

姚小果两手收紧,蜷缩在膝盖上。“如果我说是,你会放开我吗?”

怔了一瞬,他眼底浮出一丝嘲笑。

他笑的是自己。

这几天为了二叔的事,他和齐昊宇都在外面奔波。和各种高官打交道,陪笑陪喝酒——这绝对是一件劳心又劳力的事。每天喝到凌晨才回酒店,吐得稀里哗啦躺倒在床上的时候,脑海里来来回回便全是她的影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